星期四, 1月 18, 2018

白頭宮女說當年「中國大陸劍道分裂之始」



中國大陸劍道開始於2000年左右,直至2006年左右,出現了上海幾間劍道俱樂部,北京幾間,廣州一間道場,這是早期,慢慢出現各地細小劍道館,發展至今天相當多城坊地區都有一間至多間劍道館和俱樂部,但是早己分裂成兩邊。

何以分裂,話說當年五間早創劍道館,欲成立中國劍道聯盟,但大陸政治環境不易取國家體育局旗下項目身份,也因劍道未是奧林匹克項目,而日方FIK也開始留意此中國市場,頻有人員出入中國,主要接觸首都的劍道和亦接觸上海的劍道,而上海也因有在上海做生意高段劍道家幫助訓練,於是在百度網上開交流討,逐提出聯合搞 中國劍道聯盟 () china kendo organization union的概念,幾大道場負責人,臨時選出會長,秘書,執委和草擬會章和交流作賽,兩年過後,要再會議選定正式會長和將 中國劍道聯盟 ()正式化,但臨時會長拒絕交出會務和帳目,亦拒赴山東出席一次由其餘北京上海廣等地各道場負責人安排之會面會議,此即決裂開始。

FIK一直是主要聯絡臨時會長,臨時會長自行成立一間有限公司,取名 CKOU LTD來做FIK 中國劍道代理,而香港劍道協會只跟FIK方向支持 CKOI其後也是 CKOU推薦進 FIK之推薦人之一,另一當然是日本,那便對外宣稱 CKOU  FIK認證,和舉辦段位審查和選手權,和歡迎全國有意者加盟。

但此間 CKOU並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體育局內的劍道總會組織,只是一間民間運動有限公司在代理 FIK 的劍道推廣。中間關乎到大陸政治國情和日方也了到複雜,信任了 臨時會長。其間百度網吧上鬧得不可開交,百頁文章盡現,有幫 CKOU 的多數京城和成都友好受益眾,也有覺得 臨時會長不守誠信,不依當初承諾,站在以上海最大劍道組織為首和其餘各地劍道場的一方,聲討北京此 CKOU,一時很熱鬧,百度網劍道吧昔年就是 光明頂,而俺也昔年拔刀参與,故記憶尤深

先說回上海,其一氣之下當然要做功夫,成立了 上海劍道聯盟,招徠加盟地方道場和俱樂部,尤其是江南地區也聚合成一個大團體,其實上海是最大陸最早現劍道的地方,比北京更早出現劍道,亦不少日本僑民在練習和自有組織。現在 上海劍道聯盟 是上海體育局內的劍道總會組織,獲地政府承應,而一批負責人是赴日本取段和進修劍道和居合,也獲不少日本方劍道家支持和良好關係,而因 FIK 站在 CKOU一方,那 上海劍道聯盟便開始自行舉辦比賽和段位審查和發予段位證書,監審是日本高段劍道家,證書有上海體育局蓋章之合法性,否則後學無出路。

但派國手之權力是在獲   FIK應定的 CKOU LTD.亦自行發 CKOU段位證書,會長簽署。此點選手權上, CKOU佔上風,也因如此,鑑於功利國情,亦有不少大陸劍手原本支持上海的也轉軑加入 CKOU有整個道場,也有個人,因為現實利害關係,亦出現兩邊討好的,支持上海比賽,但也加入CKOU做個人會員求參加選手選拔,至於取段尚有一途,乃來香港,但也必須先是   CKOU會員,和獲   CKOU一直以來那位會員加簽才可獲香港劍道協會批准其參加香港之段審查。早前已說,香港劍道協會只跟隨   FIK方向,不會介定道義上誰是誰非的組織,亦有參與出席上海之比賽活動,可美名叫圓滑,也可叫牆頭草吧!

曾出席全世界劍道錦標賽的中國隊便是以CKOU來代理的,是很曖昧的中國隊,但真正知情者稀矣!

一邊獲地方政府撐,一邊獲FIK撐,最後看那方獲國家體育局撐吧!FIK最後不會逆中國政府決定的。

俺只想一說一些大陸地方劍館負責人是撐上海的,但卻默許成員以個人名義加入CKOU,取段,取參加全國選手權,這有對錯嗎?可能沒有,一切是因為了不阻礙學員前途,但卻間接破了正義和接受不公義和不誠,那劍道精神尚值得鼓吹嗎?!那可能比徹底扭轉槍頭的劍館更不堪,更壞影響。但華人自古人性如此,令人扼腕!

另一些一直支持上海的其他節份地方劍館,全部學員都取上海劍聯盟的段證,自始至終都拒絕加盟CKOU,因其那段不誠之始源,這才是劍者風骨和有GUTS (氣概)吧!

俺兩邊負責人都曾見面,沒有說誰熟誰不相熟,只是知道來龍去派,俺按我做人良心行事,因北京CKOU的不誠,破壞了始創時協定,是懷私之行為,而迄今CKOU因有限公司註冊下,主席一直同一人,如月口將中國大陸劍道私有化,這種功能豈能讓人接受叱!俺良心亦難以以接受。。

此記憶封塵接近十五年,可能有些細節我已淡忘,但大概的確如是,寫出來給其他地區華人劍道家,後學來了解,可能跟你交流時道聽途說的不同。也多得台家之回應,促成執寫此文。

劍者誠於人,誠於劍便失去人的良心。黑和白,豈能因私利而和稀泥地攪不分清楚呢?!



存在劍道中之「古老的敵意」


最近,詩人 北島,其新的詩集書名〈古老的敵意〉。

其注解是:從字面上來看,“古老的”指的是原初的,帶有某種宿命色彩,可追溯到文字與書寫的源頭;“敵意”則是一種詩意的説法,指的是某種內在的緊張與悖論。」

不曉得怎的,我看到此,一直想到劍道,這種一味強調修煉和修心的,原初的根本就是存有「古老的敵意」,劍人之間的緊張帶有某種宿命,拿起竹刀是對峙的,豈會溫吞斯文,光明不需對峙,對峙黑暗也是真正劍者宿命。

互相無仇恨何解有敵意呢?看來就是「古老的敵意」之存在劍道中。大家明白的!



**補遺:   這有如歐洲古老修院中的修士,生活並不平和,因其極端信仰下的性格,一班人在修院一起,充滿火藥味,是人性的抑壓反彈,釀啤酒舒緩壓力。。。。。而會拿刀劍,遠古乃兵器,是殺意,故含有古老的敵意此宿命吧!劍道人之間之緊張關係充滿圈子中,也是宿命吧!前生不知誰殺誰吧!哇哈哈!

華人劍道的未來!


何謂在朝?何謂在野?

在朝乃FIK 旗下加盟者,在野不是FIK 旗下加盟者。

在野者是因與在朝者理念不同,被在朝者拒於門外或排

在野者一旦不能回朝而自行發段,便天下大亂,時間愈久,愈深傷害,尤其是不知就裏的後學。

溶合必須胸襟,談何容易,實際又是回到段位認受,在野所發出的段位,在朝的有能有胸襟認受嗎?老的高段無幾,最重要是大班後學前途,所以雙方都需要胸襟和真心。

此情況沒完沒了,選拔則可易於談攏,公開賽,不限會員,全部劍人皆可自由報参賽,如跑馬拉松,自然有高手出現,公開公平公正,全看人心,但不是常言道劍道人注重人格修養的嗎?豈能不公不道去吹黑哨呢!所以全地方/國進行公開選拔制度是必須的。

不要再說只限會員的選拔叫公開選拔了,那在門外跟你相同劍齡或同段功力的劍道人,他們不是習日本劍道嗎?

FIK素來不干涉加盟國體育局內政,什麼人出現做選手也是內政,只要是其旗下加盟地/國之會員,擁有認可段位便可出場。初發展地區,也不一定需要出賽者擁有三段。昔年日本全劍自家要求國手選拔資最少擁有4段或以下後來改革成3段或以上這是其內政措去選國手。

最後看人有否真心,當劍道成賺錢工具沒問題,但請搞私營道場俱樂部或公司,至於聯盟和協會是地方/國家之劍道代表機構,使用納稅人金錢資助,豈能當謀金俱樂部?而會長,秘書,執委都是選出來的,豈有長期連任終老如此荒謬,無會章憲章的嗎?

「如果糾纏於過去與現在,我們將失去未來。」 - 邱吉爾

能解結,全看高段者私心和高尚情操擺在什麼地方,如一味糾纏過去恩怨和現在眼前利益,這是沒有未來的困局你想你所喜愛的劍道如此爛下去嗎?

不少人在無私地推廣著劍道的下一代,行將入木的劍道高段,你的權位跟下一代的福祉比較,那更重要?汝權力頂多十來年,孩子下一代尚有一生耶!
最近,詩人 北島,其新的詩集書名〈古老的敵意〉,其注解是:從字面上來看,“古老的”指的是原初的,帶有某種宿命色彩,可追溯到文字與書寫的源頭;“敵意”則是一種詩意的説法,指的是某種內在的緊張與悖論。」

不曉得怎的,我看到此,一直想到劍道,這種一味強調修煉和修心的,原初的根本就是存有「古老的敵意」,劍人之間的緊張帶有某種宿命,拿起竹刀是對峙的,豈會溫吞斯文,光明不需對峙,對峙黑暗也是真正劍者宿命。互相無仇恨何解有敵意呢?看來就是「古老的敵意」之存在劍道中。大家明白的!


2018/1/18
草草一刀


----------------------
〈附錄〉
關於日本劍道本土情況簡述如下:
地區劍道連盟
任何人,日本人和外國人,在町道場,學校或俱樂部修習劍道者,可報名參加該地區之劍道連盟 (全劍連加盟組織) 舉行之一級至三段審查,而審查員是全劍連之指定高段持有者。一級乃地區連盟證書,初段開便發全劍連證書。

都,道,府,縣 劍道連盟
全劍連加盟組織,負責舉行四和五段劍道審查,審查員同樣是是全劍連之指定高段持有者。例如全九州劍道連盟也只是能舉辦至五段審發權。全是發全劍連證書。

全劍連 (全日本劍道連盟)
日本劍道最高統籌官方組織,六,七和八段審查是其舉辦,分別在全國指定地方舉行。而在東京九段下旁全劍連辦公室旁便是國際劍道連盟 (FIK)辦公室,負責海外日本劍道事宜。

民間自發籌組之劍道組織
所有各地各種民間自發籌組之劍道組織,只屬民間和海外交流,不是發段位的機構。

若依此模式套進台灣劍道,可作如是觀:

民間自發籌組之劍道組織
所有各地各種民間自發籌組之劍道組織,只屬民間和海外交流,不是發段位的機構。

中華民國劍道協會 (華劍)
劍道最高統籌官方組織,FIK加盟國,六,七和八段審查是其舉辦,分別在全國指定地方舉行。而實際應該是叫 中華民國劍道聯盟。

各縣、市劍道連盟
華劍加盟組織,負責舉行四和五段劍道審查,審查員同樣是是華劍之指定高段持有者。

地區劍道連盟
任何人,台灣和外國人,在私營劍道場,學校或俱樂部修習劍道者,可報名參加該地區之劍道連盟 (華劍加盟組織) 舉行之一級至三段審查,而審查員是華劍之指定高段持有者。一級乃地區連盟證書,初段開便發華劍證書。

套進中國大陸亦如是觀,但年資尚淺 (只開始了約15年以下) ,必須要FIK扶持其段位審查。因現最高段者只是五段而已,段人數在累積中。

香港已開始了40多年,市內有15個劍道場組織,香港劍道協會有限公司 FIK旗下加盟國/地區身份,是中國大陸現之 CKOU 有限公司加盟 FIK 推薦會員之一。

澳門劍道連盟,原先叫 澳門劍道協會,年資只比中國大陸稍長,亦未有六段或以上本土劍道人出現,雖然升格成聯盟,但劍道人口委實很少,段位審查上全赴香港。



*至於大陸現分裂情況如何形成,另文再探討,很多劍道人是收錯資訊被誤導的。


白頭宮女說當年「中國大陸劍道分裂之始
https://kendo1231.blogspot.hk/2018/01/blog-post_90.htm

星期五, 1月 12, 2018

兩人高尚,堂堂正正較量,也信任審判員的高尚,堂堂正正情操


劍道試合中是絕對要求劍手信任審判,而審判多數是找來比試合者高段或更資深劍道家來擔當,你看七段戰、八段戰是什麼的審判站出來便知。

而基於尊重劍之道,很少出現劍手投訴上訴等事宜,因為人眼不是電眼,有時出現錯判亦有見,但劍手是接受命運的。

其實基於古代劍客決戰,有審判的嗎?根本沒有,劍客生死基於劍技和命運,技高失運一樣會敗,是沒有得怨的。

兩人高尚,堂堂正正較量,也信任審判員的高尚,堂堂正正情操,全情專注在電光火石瞬間出現有效一擊,久經訓練的劍道家很難沒正確反應舉旗的。就算是懷心病的人站上場也很難不去投堂正正。若然能出現邪念,此乃心術不正,是所謂劍之道大忌和所不容的。日本人自尊心極重,不會來玩弄審判權,這亦是其民族性格使然。

假如一場比賽令各方都感覺審判偏幫的話,則此審判絕對是天才,能做一些連劍道家都做不來的無反應或假反應,老實,在場上很難做到這種反應的,尤其是忘我投入時。能舉或不舉旗都能有計絕對天才也常人難做出的。曾做審判員的劍道人都會了解俺在寫什麼!

偏私扭曲的結果,劍手自己知道的,雖然取得獎牌,但光榮嗎?

這跟一場堂堂正正決鬥進行中,一方去放或派人去放暗器,一樣的卑鄙。那叫什麼武士,叫什麼劍道家!

修煉之根在人心,一旦人心出現腐敗,那劍道亦隨之腐敗!那再莫談心正劍正那什麼選手什麼代表都只不過是「世界劍道錦標賽」的擔國旗跑龍套,回老家冠上國手光榮來哄後學之士而矣!亦滿足了那些千秋連任會長或音椅輪轉會長和執委的權慾操縱和利益上幫兇。